还不是会员,马上免费注册

上海旅游

www.21pw.com/shanghai/
所在位置:21品味旅游网 > 上海旅游 > 上海概况

上海概况

http://www.21pw.com   更新时间:2013/7/15 14:33:45

 

上海——一座城市的七情六欲

因为占了地理的优势,上海在中国众多的城市中上海从来都是因为一副开放的姿态而显出它的特立独行。这一点,从张爱玲到王安忆,再到王唯铭的《上海的七情六欲》都有细致入微的描述与铺陈。关于上海纸醉金迷的浮华、关于里弄里涂着指甲油嗑着瓜子的上海小姐、关于石库门里的飞短流长、关于新天地的时尚风潮……上海是这样一座城市,充满了多元文化的铺张,张扬着人性中的物质欲望,居住着一群总是忙于追逐时尚的都市人。

这座总面积6369平方公里的城市里,黄浦江这条形成于元代的河流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这座城市围绕着它,展开了关于开埠、商贸、财富积累以及城市的快速形成过程,同时,黄浦江也几乎成为了这座城市日常生活中关于历史、时尚、情感生活的一个展示窗口。所以,每个到上海的外地人都会按图索骥地到黄浦江一游,在这里可以看到19世纪以来留下的现代建筑的典范之作,隔江而望是展现了新上海面貌的浦东,地标式的“东方明珠”更是外地人在上海留影时无可挑剔的城市背景。曾几何时,外滩还有一个被全中国热烈传诵的称谓:情人墙,在这个被广为传播的名词后面,有对上海人的开放的艳羡,也有一种不能被公然示人的妒忌之情。

与外滩不过几步之遥的南京路,也曾经是中国人心目中的审美尺度,因为这里标志着时代的变迁、美丽的标准,同时也是优质生活水平的标尺。虽然,现在的时尚地标已经被淮海中路所取代,但那里所出售的、与世界时装之都同步的名牌商品,只代表了都市中产者的奢侈消费水准,而南京路、四川路依然是大多数人向往的购物天堂。对于他们来说,这才是上海最具吸引力的原因,实惠的价格、优质的商品却又不落后于时尚的风潮。

不仅如此,改造后的石库门是小资们最热衷的地方,几乎是横空出世的新天地就是中国的“普罗旺斯”,昨日中西合璧的旧建筑的外壳里,装进了怀旧的情调、城市的历史和符合现代人的消费品味的众多元素。入夜,这座城市的七情六欲、前世今生都在这里被一次次地重复上演着、消费着……

当然,这些并不是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的全部,多伦路上文化名人们留下的蛛丝马迹、福州路上的书香、人民广场上的音乐厅,与上海人津津乐道的绿波阁、红房子、提拉米苏一样,都是这座城市不可或缺的。这座会聚了太多文化元素的城市总在不断地带给世人一个又一个的惊喜,2010年上海世博会在旧与新的融合中再次完成了城市的新一轮更新。

地理

“长江三角洲”与“珠江三角洲”一样,意味着经济发达、意味着开放,当然,也意味着这种由江水带来的泥沙冲击而成的陆地的地貌。

上海地处长江三角洲,北界长江,东濒东海,南临杭州湾,西接江苏浙江两省,是一块由江水带来的泥沙冲击而成的土地。沧海桑田,现在的上海地域在1万年前大体已经产生,而6000年前,上海西部已经成陆,古海岸线曾长期稳定在西北至东南一线,称为“冈身”。现在上海的嘉定、南翔(属嘉定区)、柘林(属奉贤区)就在冈身一线。

上海陆地地势总趋势是由东向西低微倾斜。以西部淀山湖一带的淀泖洼地为最低,海拔仅2~3米,因而形成一个面积60平方公里的淀山湖,湖水碧澄如镜,沿岸烟树迷蒙,1979年起,兴建以仿古建筑为主的风景区,按《红楼梦》意境构筑“大观园”。其中怡红院、潇湘馆、蘅芜院、稻香村和鸿禧堂等均照书中格局建筑。还搜集各地奇花异卉20多万株,构成梅林春深、群芳争艳、金雪飘香等风景点,梅花、杜鹃、海棠等观花植物落英缤纷,奇峰异石,洞壑幽深,让熟读《红楼梦:》的读者仿佛身临其境,感受曹雪芹的山水真意、亭台仙境,真可谓“假亦真来真亦假”。

上海西部有天马山、薛山、凤凰山等残丘,天马山为上海陆上最高点,海拔98.2米。现在的天马山在上海这座国际大都市中还保留着一点自然的气息。当然,它并不是上海硕果仅存的山丘,在上海松江区西北平畴绿野间,屹立着一群小山丘,其中库公山、凤凰山、薛山、佘山、辰山、天马山、机山、横云山、小昆山有“松郡九峰”的美誉。唐、宋时,九峰三泖为江南名胜。元、明以后,九峰上有寺庙、亭台,山下有园林,罗列为十景。库公山最小,传说是秦代亢桑子隐居处。凤凰山形如延颈舒翼的凤鸟。薛山在唐代有薛道约隐居,又名玉屏山。佘山为九峰之冠,有东西两山,西佘山海拔80余米,翠竹幽篁,笋有兰香,又名兰笋山。辰山又名神山,传说元代有道人彭紊云居此。天马山最大,山上多寺院,有烧香山之称。机山相传为晋代文学家陆机所居,山下有平原村,均称陆机遗迹。横云山则为陆云所居,山上多峭壁,故有联云嶂、丽秋壁之景,旁边有赭色小山,有“小赤壁”之称。小昆山传说古代产玉,山形如覆盆,有“婉娈昆冈”之景。

除了松江区的九峰,上海海域上有大金山、小金山、乌龟山等岩岛,大金山海拔103.4米,为上海境内最高点,但至今仍无人居住,也不对外开放。在青浦区,则还有一种人工堆积而成的小土丘——福泉山,位于重固镇西侧,以井泉甘美而得名。原始时代,氏族形成了拥有权力的首领,他们指挥族民堆土建坟,现在的福泉山,东西长90米,南北宽60米,高7米,据考证就是4000多年前我们的先民人工堆积而成的。20世纪60年代,考古工作者发现了这个古文化遗址,70年代开始发掘后相继出土了6000多年前新石器时代的古墓以及商、周、秦、汉、唐、宋各代的墓葬,出土的文物有石刀、石斧、骨针、骨凿和骨制箭头等近千件。福泉山遗址也因而名声大噪。

“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尽管上海也有如是悠久之历史、灵秀之风景,但香港歌星叶丽仪所演唱的这首《上海滩》主题曲却仍然忽略了灵山,而将壮志豪情投之于潺潺流水。黄浦江担当这样的美誉也实在是实至名归,不仅因为它担当着交通要道之责,而且传说上海的两个简称“沪”和“申”都与黄浦江有着密切的关系。魏晋时期,松江出海口为防御要地,历史文献记载为“沪渎”。沪是一种捕鱼工具,渎指流人大海的水域。黄浦江及其支流在上海盘桓纵横,这里水清鱼多,自古以来就是当地人生活食粮的重要来源。人们把柱栅插在河里,用绳子编成网,用以捕鱼捕虾,自然是满载而归。

而在春秋时期,楚灭越国后,起用黄歇为相,加封春申君,上海也是其封地中的一部分。黄歇曾组织力量修缮上海附近的江河,所以黄浦江又叫春申江,上海也因此有了另一个简称:申。

黄浦江源出淀山湖,至吴淞口入长江。全长114公里,河面宽约400米。下游江阔水深,是重要的交通运输要道,又称黄龙浦、黄歇浦、春申江、申江等。据清同治《上海县志》载,明永乐中户部尚书夏原吉疏浚大黄浦,汇合吴淞江,通范家浜至吴淞口入海,始成今日之黄浦江。黄浦江亦为上海名胜。明、清时,“黄浦秋涛”为沪城八景之一,传说农历八月十八在陆家嘴可见“银涛壁立如山倒”之景,但随着陆家嘴的开发,这一美景大概只能留存于古籍的纸页之间了。

历史

这片由长江冲积而成的土地,一直守望着长江的入海口,迎来送往来自世界各地的商船和由此带来的不同的文化与价值观,这就是上海。

秦朝设郡筑道

6000多年前,就有人类在这一带繁衍生息,如今的“冈身”以西还可以找到许多古文化遗址,如青浦区的崧泽、闵行区的马桥、金山区的亭林等。

公元前223年,秦灭楚后设会稽郡,洽所在苏州,会稽郡所辖地包括缪县、由拳县和海盐县。缪县即今上海市嘉定区、江苏省昆山、太仓一带。由拳县相当于今天的青浦、松江,海盐县则相当于今天的金山、奉贤。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修筑了一条由成阳经湖北湖南而抵江苏、上海一带的宽阔驰道。据史载,驰道宽50步,每隔3丈植树一株。驰道通过今松江西北,“经青浦古塘桥,西通吴城”。公元前210年,秦始皇率丞相李斯、少子胡亥等一批文臣武将南下巡游,曾通过松江西境和青浦南境的横山、小昆山、三泖地带,现在金山区的秦皇山因而得名。

北宋年间,上海出现了榷货场,这是由国家经营的货物存放和交易的场所。因水道和海道交通的便利,上海的榷货场流量极大,政府也因此收缴大量的财政收入。南宋以后的上海持续繁  荣,北方战乱频繁,生产受到破坏,而南方则依赖长江天堑得以外偏安。南宋迁都临安后,将市舶提举移驻上海镇的华亭县,加强对航运、贸易和税收的管理,市舶提举起了海关的作用,南宋咸淳三年(1267),正式设立上海镇台,属华亭县管辖。遭由于南宋时期商业活动频繁,上海已经成为了新的贸易港口,商贾云集。

元朝上海是全国七大市舶司之一

元朝的疆域辽阔,实行行省府县制度,上海是江浙行省松江府的一个县。元至元十四年(1277),上海镇已经成为了华亭县的第一重镇,元在上海镇设立市舶司,与广州泉州温州、杭州、庆元、澉浦合称全国七大市舶司。本埠市舶司的衙门设在后来的上海县署内,即今小东门方浜南路的光启路上。元朝有发达的漕运和海运,南方的粮食往往是由上海经运河至北方或通过海路经黄海、渤海湾运至北方。上海港口的作用超过了两宋时期。元至元二十八(1291),将华亭东方的5个乡划出,正式建“上海县”,这是上海建城的开始。

元朝后期,乌泥泾来了一个黄姓老妇,人们以为她是修道的老妇,因而称呼她为“黄道婆”。黄道婆自称是本地人,因为家境贫寒,被卖作童养媳,所以自小就逃出家门,她曾漂洋过海,一直来到海南岛崖州,在黎族人居住的地方居住了30年,从而学会了当时汉人还不会的棉花去籽、弹花、成纱、织布、染色等一整套先进技术。在乌泥泾,黄道婆教每户人家的妇女纺织,在她的影响下,淞沪地区的棉织业和丝织业迅速兴旺发达起来。

1600年前后,意大利籍的罗马天主教传教士利玛窦由澳门入境,与在北京供职的上海人徐光启相识。徐光启发现西方科学技术自有它的长处,于是决心与利玛窦合作,译介西方的经典著作,其中包括【乾坤体义】、【同文指算】、【几何原本】、【万国舆图】等多种,在中国开“西学东渐”之风。1633年,徐光启溘然长逝,他的遗体从北京运回上海,葬于今徐家汇光启公园内。

鸦片战争的转折点

1840年的鸦片战争,也是上海历史的转折点。

1842年6月,英国侵略军沿海路交上进攻吴淞炮台,江南提督陈化成率部奋力抵抗,击伤英舰多艘。两江总督牛鉴闻报后,排列仪仗前往吴淞,中途遭英军舰船炮击,牛鉴惊慌失措,临阵脱逃,清军阵脚大乱。英军趁机从东炮台登陆,夹击西炮台,陈化成孤军无援,与守台官兵一同壮烈殉国。数日后,上海县城失守,英军继续西进,并攻取南京。清政府在军事上的失败导致其不得不于1842年8月29日接受签订近代第一个不平等条约——【中英南京条约】。条约规定,开放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作为通商口岸,在五个通商口岩中,英国首先把上海作为倾销商品的市场和掠夺原料的基地。开埠后,上海的城市有了很大的发展,到1852年,上海已拥有50多万人口,街道道100多条,尤其民城隍庙、花衣街、咸瓜街、东门十六铺、南码头等地最为热闹。

小刀会是成立于厦门的民间秘密团体,属天地会支派,1851年传到上海。1853年春,受太平军攻占南京和福建小刀会起义的影响,上海各秘密团体相继合并于小刀会,会员数千人。同年9月5日,周立春首先起义攻克嘉定,7日,刘丽川、潘起亮等起兵响应,攻占上海县城,生擒上海道台吴健彰,建立“大明国”(后改称太平天国),并上书洪秀全表示接受太平天国领导。这是当时响应太平天国的众多起义军中较有影响的一支。起义军先后攻占宝山、南汇、川沙、青浦等县。在1855年的北门战役中,起义军同清军及外国侵略者进行殊死搏斗,重创了清军和法军。战至2月,终因受敌围困多日,弹尽粮绝,遂决定分路突围。首领刘丽川在突围中牺牲,余部加入太平军或去江西投身当地的天地会起义。

经历了两次鸦片战争,当时的两江总督曾国藩、江苏巡抚李鸿章等人亲眼看到了外国侵略者“大炮之精纯,子药之细巧,器械之精明”,“深以中国军械远逊外洋为耻”,开始自办兵工厂。1862年,李鸿章首先在上海设立制炮局,从香港购买制造器械,制造枪炮。1865年,李鸿章在虹口收买了一座由美国人开设的旗记铁厂,又把另外两个制炮局并入,正式成立了“江南制造总局”。同治九年(1870),李鸿章责成丁日昌、冯光骏等在龙华寺北购地80余亩,筹建龙华黑药厂(又称火药厂或制药厂等),并选中此地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工业设计所。同治十二年( 1873)工厂建成,改称江南制造局龙华分局。

辛亥革命后的上海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中间相隔了10年,而其间,上海作为继北京之后又一个重要的城市,许多重大的历史事件都在这里发生。

1915年9月,参加过辛亥革命的陈独秀在上海创办《青年杂志》(后改名为《新青年》),成为新文化运动的发端;1919年,北京爆发了以学生为先导的“五四”爱国运动,随后上海工人亦举行罢工以响应学生运动,1920年,陈独秀在上海发起组织马克思主义研究会,探讨社会主义学说和中国社会改造问题,同年8月,上海共产主义小组正式成立,并拟定《中国共产党宣言》。1921年7月23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这次会议成为了中国近代史上红色的起点。此后的几年中,孙中山在上海的寓所里会见过数位中国共产党人,并在这里酝酿了第一次国共合作。

1925年5月15日,日本资本家在冲突中枪杀工人顾正红,打伤多人,激起市民的极大愤慨。中国共产党上海党组织决定发动各界群众举行反帝示威。30日,当上海工人、学生万余人在南京路上示威时,遭到英国巡捕的镇压,当场死伤数十人,酿成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惨案发生后,中共中央号召上海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商人罢市,并在6月1日成立上海总工会以及运动指挥核心工商学联合会。联合会提出惩凶、赔偿、永远撤出外国军队等17项条件。这一运动得到全国各大城市人民的声援和响应,形成了全国范围内的反帝运动。

为配合北伐军推翻军阀孙传芳的统治,1926年10月至1927年3月间,上海工人在中国共产党的直接领导下,先后发动了三次武装起义。第一次在1926年10月24日,参加者数千人;第二次在1927年2月22日,数万工人参加。由于实力相差悬殊,又缺乏经验,在孙传芳的镇压下,两次起义均告失败。1927年3月21日,在充分准备的基础上,以周恩来、罗亦农为首的共产党人,领导数十万工人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向北洋军阀直鲁联军全面进攻,经过30个小时的奋战,最终取得胜利。次日召开临时市民代表大会,正式宣布成立上海特别市临时政府。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沪秘密召开清党反共会议,同时将嫡系部队调入上海,并加紧和青红帮流氓头子秘密勾结。4月12日,全副武装的流氓分子袭击工人纠察队,军队以调解为名,解除工人武器,并打死打伤工人300多人。接着,蒋介石下令封闭上海总工会等革命团体,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在此后短短3天内,即有300多人被杀,500人被捕,5000人失踪。“四一二”政变后,国共第一次合作宣告破裂。

1932年1月28日,日本侵略者分数路由租界向闸北进攻,史称“一.二八事变”。驻沪十九路军奋起抵抗,随后张治中率第五军中的两个师增援坚持一个多月,日军在顽强抵抗下死伤数万,三易主帅,仍未能推进半步。3月初,日军在太仓浏河登陆,十九路军腹背受敌,被迫撤离。在英美法各国调停下,中日双方进行谈判,5月5日签订了屈辱的【淞沪停战协定】,进一步加强了日本在沪的侵略势力。

1936年11月23日凌晨,国民政府以“危害民国”罪在上海逮捕全国各界救国会领袖沈钧儒、章乃器、邹韬奋、李公朴、沙千里、史良、王造时7人,并移送苏州关押,史称“七君子事件”。此事极大地震动了全国,上海万余市民签名要求释方七君子。迫于舆论的压力,在“七七事变”后不久,政府裁定具保释放七君子。1939年1月,又由四川高等法院宣布撤回对七君子的起诉,该案件至此结束。1937年8月13日,日军沿北四川路、军工路一线发动全面进攻,中国军队奋起反击,拉开长达3个月的淞沪战役,涌现出像四行仓库保卫战中谢晋元领导的八百壮士这样的抗日英雄,共计毙伤5万余敌,粉碎日本3个月灭亡中国的迷梦。1937年11月10下午,日军向南市区发动总攻,第二天下午,南市区守军弹尽粮绝,当局下令撤退。12日,国民政府军委会发表【告上海同胞书】宣告上海沦陷。20世纪30年代,邹韬奋在上海主编【生活】周刊、【大众生活】等刊物,力主抗日救亡,并开办出版和经售进步书刊的生活书店,还参加中国民权保障同盟。1936年6月,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在上海成立,邹韬奋被选为执行委员。后发生“七君子事件”,1937年7月获释后,邹韬奋即离开上海,辗转武汉重庆、香港等地。1942年进入苏北抗日民主根据地,1944年7月24日病故。

面对不断涌现的危机,国民政府于1948年8月19日进行币制改革,发行金圆券,收回法币,限期收兑民间所有黄金、白银和外汇。为推行上海地区的币制改革,蒋介石派蒋经国前往上海督阵。

蒋经国来沪后,即成立经济督导员管理处,设立11个“人民服务站”并置告密箱,扬言“只打老虎,不拍苍蝇”。他亲自传讯上海工商、金融界的头面人物,强迫其交出金银外汇,又派遣戡建队镇压抗拒者,强制实行限价政策,突击搜查全市物资仓库,没收存期超过3个月的库存货。上述非常措施,丝毫不能阻止孔祥熙、宋子文等大官僚财团继续搜刮民脂民膏。10月2日,上海出现空前的抢购风潮,、金圆券贬值,几成废纸。11月1日,国民党政府被迫取消限价,不久,蒋经国悄然离沪。“打虎运动”不仅没有挽救危机,反而加速了国统区内经济的崩溃。

解放战争中的上海

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和朱德向中国人民解放军下达了进军命令。23日解放南京,解放军直逼上海。蒋介石在上海郊区纵深30公里的土地上,构筑了许多现代化的防御工事,集中8个军、25个师约15万人,还有空军、特种部队、保安旅团等共20多万人。而中国人民解放军也集结了8个军,在陈毅司令员的指挥下,直插高桥。5月15日,东线兵团解放松江、莘庄。23日取得高桥战役的胜利。5月24日,国民党上海市市长陈良委任赵祖康代理市长,自己仓皇而逃。汤恩伯也率领部分残兵败将逃往台湾。5月2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上海举行隆重的入城仪式,上海正式宣告解放。

上海:现代大都会的传奇

前些年女作家陈丹燕写过一本《上海的风花雪月》,风靡一时,以其缠绵悱恻的笔调吸引众多读者。书名中的“风花雪月”用得极好,确实是最能概括这座摩登城市韵味的形容词:“上海,曾经被称为东方的巴黎,曾经是个浮华璀璨的花花世界,曾经最西化、最时髦,有着最优雅精致的生活方式……”20世纪末以来,对老上海的怀旧热方兴未艾,但人们怀念的只是那个“东方的巴黎”,那个“冒险家的乐园”,那个风花雪月的旧上海。就像衡山路上的酒吧的名字直截了当地道出了这一热潮的真实意图——“时光倒流”,“1931”为什么不去城隍庙或龙华塔怀旧呢?其实这些地方才是上海最早的根脉所在。让我们首先看看海派文化在勃兴之前的历史吧。

一扇被坚船利炮轰开的大门

上海的兴起,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古代。它首先是上海镇,宋代的时候设立市舶提举司,“以来远人,同远物者”。其次是上海县,那是元代,从一个镇到县,就成为了帝国行政制度上的一个单位,主要是因为它有庞大的海盐场,而盐是帝国税收的重要来源。到了明代,上海一带的棉花种植业和纺织业发达起来了,小学课本上讲的伟大人物松江府的黄道婆,就是个纺织业的能手,而上海的棉纺的发达,也使得上海获得了“衣被天下”的口号。一个是盐业,一个是织造,使得上海早在清代之前,已经是个具有重要地位的城市。

虽然在两百年前,上海仍然只是一个滨海县城,但在当时的中国版图上,这是一块缺少历史重负、可以重新设计,而地理位置又极其优越的地带。19世纪中叶,西方殖民者的坚船利炮轰开了中国的大门,地处东南海角的上海被辟为通商口岸,从此海派文化就在上海滩中西方文化相互撞击、交会、渗透、吸引、兼容的土壤中孕育诞生了。海派近海,有学者称之为海洋派文化。人们指出了它的许多特征,比方说,海派文化的实效性、兼容性、多元性、商业性、市民性等,但是最能够体现海派文化精髓和深层内涵的,应该是它的开创性。

进入清代之后,上海是怎么进入“现代”的,也就是说上海这个城市的“现代性”是个非常时髦的话题。1843年开埠以前,可以视为海派文化的酝酿期。上海地处长江三角洲,远在春秋时代的吴越文化作为一种地域文化奠定了海派文化的根基。尽管上海历经近代一百多年沧海桑田的变化,历尽了繁华与沉寂,吴越文化的底蕴,无论是在明末清初形成的上海老城厢、青浦朱家角镇的水乡街巷,或者在松江醉白池豫园这些江南古典园林中都能寻觅到踪迹。

吴越文化是一种水之文化,水是流动型的,而非静态型的,海派文化

传承了吴越文化的亲水性特征,从本质上说是一种动态文化。时至今日,在船只来往穿行的黄浦江上,当大洋彼岸驶来的轮船和上海船厂下水的大山一般的巨轮相遇时,相互“呜——”一声礼貌地打个招呼,擦肩而过:而从太湖水域开来的一艘艘小运输船穿行其间,确确实实如在高山峡谷之中。这景象,化为一股强烈的直感涌上心头:世界——上海——内地。这种横向的直感,看纵向的历史书是不会有的。海派文化还传承了吴越文化的敏感和细腻,它总是体现出对异质文化的宽容,它不仅仅是多元的,而且是自由的。因此在西方文化殖民主义的侵袭下,海派文化倾向于“媚俗”和大众化的共生的审美取向,多元性、多重性的文化内涵使海派文化不再局囿于民族性和地域性。

在“十里洋场”中成长起来的“海派文化”

由于西方文化的进入,上海这个开埠港口城市的崛起,带有东方魔幻般的色彩,像一座“飞来峰”坐落在广大“乡土中国”的包围里。从1843年到1898年,是海派文化的生成期。晚清时期的上海是“八面来风”的移民社会,也是中西文化交会融合之地,在这样的环境下,折射沪地移民社会习性和文化性格的海派文化孕育而生。

众所周知,上海是一个典型的移民社会。上海不仅华、洋杂处,而且沿海的江、浙、粤、闽以及内地各省的城乡居民因经商、战乱、求学、谋生、献艺乃至避祸均迁徙落脚于此。这些移居上海的市民基于语言、习惯、关系网等原因,在居住区域、职业分工等方面就自然形成一个个不同的小社区。据《上海小志》中记载:北四川路、武昌路、崇明路、天潼路多粤人;广东路、小东门街多闽人;福建路、南市内外成瓜街多甬人甬号。从沪上各行各业来看,当时的先施、永安、新新和大新四大公司,因由广东华侨创办,公司内以广东人居多,银楼、五金业以宁波人居多,运输、码头、理发、沐浴业以苏北人居多,皮货业以东北人居多,古董行业以回民居多。

携带不同文化“版本”的移民自各地汇集上海,使上海的语言、饮食、习俗等文化载体呈现出多元化的特色。上海的马路取名于全国各地,上海的市民来源于全国各方。正是这些原来的“异乡客”在沪上集聚、交往、融合,从而在上海这个特大城市里产生了“南腔北调”和博采广纳的异趣。

从1898年至1949年,海派文化步入了全盛时期。当时的上海凭借其无与伦比的地理位置,逐渐成为远东地区最活跃的工商金融中心,商业意识和利润原则渗透、左右着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上海最著名的建筑群当算外滩“万国建筑博览”。当初殖民者们踏上上海这块陌生的土地时,就看中了黄浦江的这片江滩。于是,这条曾经由船夫与苦工踏出来的纤道,经过百余年的建设,高楼林立、车水马龙。这些古典主义与现代主义并存的建筑,已成为了上海的象征。

外滩建筑群北起苏州河口的外白渡桥,南至金陵东路,全长约1500米。著名的中国银行大楼、和平饭店、海关大楼、汇丰银行大楼再现了昔日“远东华尔街”的风采,这些建筑虽不出自同一位设计师,也并非建于同一时期,然而它们的建筑色调却基本统一,整体轮廓线处理惊人的协调。无论是极目远眺或是徜徉其间,都能感受到一种刚健、雄浑、雍容、华贵的气势。这里也就是赫赫有名的“十里洋场”。

与“远东第一都市”的经济中心美誉相比,上海文化中心的地位也得以确立,根本前提在于其高度发达的都市商业、相对宽松的政治环境和初步繁荣的市民社会,因此,商业性、政治性和市民性也就是这一时期海派文化的显著特征。无论是报刊、书籍的印刷、发行,戏剧的排练、演出,还是电影的拍摄、放映,都严格遵循市场的需求和经济运行的机制。商人最初是为了赚取利润而从事文化经营活动,但现代生产技术和商业化经营模式的引入却从一个方向有力地推动了上海文化产业的繁荣,上海的出版业、新闻报刊业、戏剧和电影业等迅速地发展起来。于是,上海有了傲视全国的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申报》等大型文化机构。因为有了这些文化机构、文化产业,就有了越来越多的文化人士聚集于此,培养、造就和吸引了大批文化精英、文化大家。

海派文化是一种现代化的都市文化,它产生于都市生活的土壤,反映着都市人的心态、趣味和风尚。它不像旧时正统文化那样局限在士大夫文人的狭小圈子里,而是以广大市民群众为接受对象。它在许多方面以迎合市民的需要为主旨,其本身已具有了浓厚的市民性倾向。像鸳鸯蝴蝶派小说、海派京剧、各种地方戏与曲艺、文艺副刊与小报画报、连环画、广告, 画、月份牌、年画以及电影院、游乐场、歌舞厅、酒吧等,在上海极为流行,经久不衰。海派文化的市民性和商业性特点也极大地促进了海派文化的革新性。大凡革新手段,如海派画家的参用西法,海派京剧的设用灯景,海派小说的现代派技巧等,无不意在增强作品的可观赏性和可接受性,以浓重的世俗色彩和世俗趣味来满足都市生活、市民生活的精神需求。

海派文化的亲西方性,使它从一开始就认识到自己有利的位置,它所具有的眼光是“白领”的眼光(对普通下层市民只抱同情)。它所认同的洋场社会生活方式,沪西高级生活区的情调、专演派拉蒙和米高梅片的电影院、跑马厅、跑狗场、博览会的气氛,开放的社交、娱乐、商业、教育活动,人和人在金钱关系中寻求新的调整方式,逐渐成了“上海”的标志。就像过去的上海典型标志物是城隍庙,后来成了“先施公司”的尖顶。上海的金融贸易掌控在殖民者手中,经济活动发生在租界的大楼里。海派文学反映的正是以租界为主位、华界为边缘的这个城市的面貌。

如今,多伦路就是一条见证当年辉煌的文化名人街,体现的是海派风格,跟北京的四合院不同。多伦路的街道两旁,风格各异的建筑依次而立:伊斯兰风格的楼房,西班牙式的花园,中西合璧的教堂。这些精致的西洋建筑,曾是孔祥熙、白崇禧的公馆。这些看上去不太起眼的石库门房子,也曾是20世纪30年代鲁迅、茅盾、叶圣陶、柔石等一大批文化名人的住所。上海名人们会聚于此也是有原因的,由于当时多伦路一带房租便宜,低收入的文化人也就喜欢住在这里。同时,这里既非租界,又跟租界丝缕相连,西洋文化气息恰到好处。

其时多伦路上还有著名的咖啡馆、内山书店、电影院和戏院,文化气息浓厚。当年鲁迅就经常在咖啡馆和书店里接待朋友,边喝咖啡边谈论时局和文学事件。除书店外,广学会、商务印书馆也散布在多伦路的周边,这也给文化人士提供了方便。如今,这里经过几年的市场运作,商业结构分布趋于成熟:古董店、画廊、旧书店、酒吧、纪念馆,都是老上海风情的怀旧场所。

自1949年至1978年,海派文化处在一个转折期。新中国成立以后,文化中心逐渐北移,在商业和文化经营上都很成功的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被迁往北京,以郭沫若、茅盾、叶圣陶、夏衍、曹禺为代表的上海文坛骁将率领几十万文艺、教育、出版、理论大军也陆续迁居北京。从表面上看,海派文化停滞了,或者退化乃至淡化了,而事实却并非如此简单。人们惊奇地发现,海派文化所固有的创新能力并没有完全销蚀,而是从艺术形态向生活形态演化了。无论是曾风靡全国的“假领头”,还是让外地人咂舌的半两粮票、“螺蛳壳里做道场”,即便是在物质生活相当匮乏的短缺经济时代,上海人依然能凭借其聪明才智精致地生活着,尺寸恰当地生活着,

有海派文化做底的城市情调

改革开放后,上海重新拾起旧日的魅力,经济突飞猛进,浦东大开发举世闻名。东方明珠、金茂大厦等新型建筑的挺拔林立,重新为上海找到了全球大都会的位置。世界的目光再次转向东方,越过十里洋场的旧日繁华,聚焦中国上海CBD。如果说到了北京不到长城就不算到北京,那么,到了上海不到新天地就不算到了上海。新天地是上海繁华路段上著名的酒吧一条街,每当华灯初上之时,便有大批跨国公司的高层白领来此休闲娱乐。

衡山路一带更是造就了一批怀旧色彩浓郁的酒吧,与其他城市相比,这些酒吧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营造出富有欧美风情的异国情调和怀旧氛围。上海,也成了小资们的天堂。所谓“上海的风花雪月”其实是一种小资情调。北京的有钱人并不比上海少,但似乎没有谁称得上货真价实的“小资”。哪怕在外企上班的白领,好像也不太擅长或不太喜欢那一套。上海的旧家底是百年前的那座殖民色彩浓郁的大都会,譬如陈丹燕为一幅老照片所写的说明:“旧时的阳光,旧时的风,旧时的欧洲皮革的招牌广告,这是30年代的淮海中路商业街……有薄薄阳光的下午在这里逛街,这是上海绝大多数女子的享受,窄窄的人行道上,飘浮着埃及香烟、法国香水、罗宋新出炉的面包和新出锅的生煎馒头的温和气息。”上海滩的半壁江山,基本上被形形色色的舶来品占领了。而北京的王府井或前门大街什么样子呢?依旧古色古香,依旧是盛锡福、全聚德、同仁堂等老字号的天下。今天在人们的心目中,上海仍然是中国最时髦的城市。

怀旧热的持久不衰,还在于旧上海的租界面积较大,因而留下了许多欧式建筑,使某些街区显得颇洋气,典型的中西合璧。上海人很怀念月色撩人的外白渡桥。张爱玲小说里的男女主角,最适宜在桥上散步,展览西装领带与旗袍高跟鞋组合的花样年华。在他们心目中,这是一出东方的“魂断蓝桥”。上海人总对巴洛克式的和平饭店津津乐道,觉得那是外滩的门脸,而且里面的西餐与爵士乐很正宗。

对生活在上海的小资们而言,他们能够享受恒隆、中信泰富购物的高贵尊荣,同样去襄阳路“轧闹猛”也是很时尚的事。在外滩惬意地踱步,可以享受黄浦江上吹来的习习凉风,到新华路泡泡酒吧也别有一番摇滚风味,实在走累了,在草坪上躺一下大概也会做一个有历史厚度的梦吧?王安忆、安妮宝贝等有时候又会有大作问世,让他们赶去上海书城抢购。他们去博物馆可以谈谈金石,去科技馆可以感受时尚科技数码生活;在新天地的东魅喝酒,港派和欧派的面对面交流也别有情趣;也可以去衡山路吃巴西烤肉,饭后去舒适堡跳操、洗桑拿;可以去钱柜唱歌,顺便去吃泰国空运来的咖喱,日本的三文鱼寿司与意大利的铁盘比萨同样受欢迎,美国的鸡肉汉堡和小浦东的三黄鸡都有各自的市场……

但这一切都抵不过南京路步行街的开放,这条街就是新旧上海交织的缩影。它西起西藏中路,东至河南中路,新中国成立50周年时落成的这条步行街,使¨百年南京路”焕然一新。走在步行街土,可别只顾购物,别忘了仔细看看市百一店(原“大新公司”)、华联商厦(原“永安公司”)、上海时装公司(原“先施公司”)和第一食品商店(原“新新公司”)。这,“四大公司”,把南京路的过去与今天不断迭映在眼前,传统与现代的交织为这条百年老街增添了别样的魅力。彩色的铺路砖石、统一的路心售货亭、两边各类时尚流行商店、熙熙攘攘的人群、可爱的观光小火车,以及设计别致的城市雕塑……这些都构成了上海的现代都市风景。

昔日的黄包车、香烛店、“美丽牌”香烟广告不见了,身着旗袍、梳着盘发的上海小姐不见了,就连当年显赫一时的“先施百货”如今也完全换了样子。现代的都市文明在这里把属于过去的痕迹抹得一干二净。从河南路口开始,步行街结束,继续向东,一直到南京东路外滩,似乎又从21世纪坠入一个陌生又熟悉的时空,似乎是狄更斯笔下的英伦街景,似乎是在父辈的照相簿中见过。狭窄的街道,四方高大的建筑,灰色调的围墙和百叶窗,高高的天花板,尖尖的屋顶,每一栋楼都记载了一段曲折跌宕的故事。夕阳为它们添上一层薄雾,透出一种20世纪三四十年代特有的迷离的浪漫。有人说“外滩的故事就是上海的故事”。外滩那一座座钢筋水泥的楼宇,不正讲述着旧上海滩如梦般繁华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