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是会员,马上免费注册

南京旅游

www.21pw.com/nanjing/
所在位置:21品味旅游网 > 南京旅游 > 游南京

游南京

http://www.21pw.com   更新时间:2013/4/1 10:00:26

秦淮水逝,八艳留迹

南京就不能不提秦淮河,充盈着六朝金粉的十里秦淮,流传着多少帝王、才子、佳人的故事。“秦淮八艳”不止是八个女人的命运,也是一个朝代的政治、权力与经济的反射。

秦淮河不算长,但绝非只有十里。秦淮河从南京城区武定门外分为两汊,一汊作为干流绕城而过,为外秦淮河,穿城而过一汊叫内秦淮,从通济门附近得东水关入城,又在淮清桥分为南北两支,其中南支经夫子庙、镇淮桥,自水西门附近的西水关出城,就是历史上盛誉的“十里秦淮”。这十里柔波,见证了千年古都的鼎盛繁华。就如朱自清在《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中感叹的那样,“秦淮河的水是碧阴阴的,看起来厚而不腻,或者是六朝金粉所凝么?”泛舟于月下的秦淮河,如果要发一些思古之幽情的话,或许并不会去慨叹“三百年间同晓梦”的六朝兴废,去感伤旧时王谢、高门华胄的陵夷,去思考千年王气究竟钟于何处——帝王将相争霸逐鹿的历史毕竟过于沉重,这缕缕微漪又如何承载得起呢?倒是明末随着一代王朝水逝烟消的几个青楼出身的奇女子,往往令我们颇涉遐想。

马湘兰、顾横波、董小宛、卞玉京、李香君、寇白门、柳如是、陈圆圆,秦淮八艳之称脍炙人口,而她们大都出身南京旧院,其事迹曾被明代遗民诗人余怀看作“一代之兴衰,千秋之感慨所系”。作为承平盛事的亲历者和陵谷巨变的见证人,余怀或许就是所谓伤心人别有怀抱吧,以我们现在的心境很难真正体会这种感慨。然而毫无疑问的是,不管是出于猎奇还是为了以资谈助,去追寻这些名妓的旧迹往事是到江苏旅行的另一种乐趣,在探幽寻胜的过程中也可以更深入地了解这终古流淌的秦淮河和六朝古都的文化底蕴。

旧院兴衰与秦淮灯船

秦淮河是长江的一条支流,本名龙藏浦,汉朝始称淮水。相传秦始皇东巡时,望见金陵上空紫气升腾,认为是王气,必须要加以镇压,于是通过“凿方山,断长垅为渎入于江”来破除王气,故而后人误认为此水是秦时所开,称之为“秦淮”。它有两个源头,分别是江苏句容境内的宝华山和溧水的东庐山,全长约110公里。公元前472年,越王勾践筑越城于秦淮河畔,自此两岸逐渐繁荣昌盛,孕育了灿烂的秦淮文化。“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千里,两小无嫌猜”,李白笔下那对青梅竹马的小夫妻所居住的长千里就是在最繁华的临水街区,这里早在秦汉六朝时期就已经是人烟稠密、商贾云集的地方了。桃叶渡、乌衣巷、朱雀桥,凤凰台、赏心亭……多少人们耳熟能详的名胜古迹散落在秦淮河畔,组成了一个诗意的链条,而旧院就位于秦淮南岸,是明后期南京名妓的聚居之地。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南朝诗人谢眺的诗句似乎是为这千年古都的人文风貌定下了基调。江山形胜、富贵权势、风流文采,在南京的历史中什么都不缺,而明代官妓的兴盛也是这几种因素的凑泊,除了经济文化的影响外,又与几个皇帝的暴虐荒唐联系在一起。官妓制度古已有之,但明朝无疑是其鼎盛时代。明太祖朱元璋为了招徕四方宾客,修建了所谓“十六楼”作为娱乐场所,遍布在南京城内。楼中广置官妓,各楼还都起了如轻烟、淡粉、梅妍、柳翠、集贤、乐民、雅歌、鼓腹等好听的名号。据说朱元璋还为妓院题写对联:“此地有佳山佳水,佳风佳月,更兼有佳人佳事,添千秋佳话;世间多痴男痴女,痴心痴梦,况复多痴情痴意,是几辈痴人”,当然这位文盲皇帝未必有这样水平,诸君姑妄听之,不必当真。除了用风花雪月来粉饰太平,皇帝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课取“脂粉钱”,增加税收,而且他永远不会为官妓的来源发愁:元末的割据势力吴王张士诚被他击败后,其士卒的妻子都被掳掠为妓,有数万之多;时局平定后朱元璋屡兴大狱,屠戮功臣,每次杀人动辄上万,同时籍没的女子应该不在少数。他的儿子明成祖朱棣在这方面可谓青出于蓝,不逊乃父。朱棣兴兵夺了侄子建文帝的皇位,用“瓜蔓抄”的方式诛杀建文帝的旧臣,其妻女亲戚都被发配教坊,如此开源畅流,又何愁此业不盛呢?

朱棣迁都北京后,南京城中的脂粉产业难免有所衰落,所存只有旧院、珠市、南市几处。但随着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弥漫其中的戾气也逐渐淡化。而正德年间的皇帝南巡犹如烈火烹油,繁花着锦,为南京旧院的兴盛并成为同行中的翘楚提供了契机。正德帝朱厚照应该算中国历史上最荒唐的皇帝之一,但幸好不是亡国之君,依照成王败寇的标准,在民间野史中只是调侃戏说的对象,就拿他和李凤姐的艳事来说,京剧《游龙戏凤》中正德的形象颇有幽默感,到了越剧《梅龙镇》中又变成了贾宝玉式的多情种子,可见口碑不算最差。话说明正德十四年六月,南昌的宁王朱宸濠造反,江西巡抚王守仁很快平定叛乱,但正德帝又怎肯错失如此良机,便自封“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太师镇国公”,浩荡南下,御驾亲征去了。他一路游玩,十二月来到南京,一直住到第二年的七月。半年多的时间里,有多少游龙戏凤的故事发生不难想象,而这位闲游戏耍皇帝最为垂青的还是位于秦淮河畔不远的旧院。皇帝遍选声伎,旧院中的名妓一经品题,便身价百倍,而原十六楼之一的南市,这时已经是“卑屑妓所居”,难登大雅之堂了。

正德南巡之后,宫廷音乐和北曲演唱也借以流传于南方,秦淮灯船与旧院乐舞,从此便繁荣兴盛起来,成了明中后期南都繁盛景象的两大招牌。余怀称“秦淮灯船之盛,天下所无”,当时的盛况虽然早已水逝烟消,但从古人的文字中仍能体味那烟月灯火相交映的繁华。

两岸河房,雕栏画槛,绮窗丝障,十里珠帘。主称既醉,客日未唏。游揖往来,指目曰:某名姬在某河房,以得魁首者为胜。薄暮须臾,灯船毕集,火龙蜿蜒,光耀天地,扬槌击鼓,蹋顿波心。自聚宝门水关至通济门水关,喧阗达旦。桃叶渡口,争渡者喧声不绝。——余怀《板桥杂记》

画船萧鼓,去去来来,周折其间。河房之外,家有露台,朱栏绮疏,竹帘纱幔。夏月浴罢,露台杂坐。两岸水楼中,茉莉风起动儿女香甚。女各团扇轻绔,缓鬓倾髻,软媚着人。年年端午,京城士女填溢,竞看灯船。好事者集小篷船百什艇,篷上挂羊角灯如联珠,船首尾相衔,有连至十余艇者。船如烛龙火蜃,屈曲连蜷,蟠委旋折,水火激射。舟中馓钹星铙,宴歌弦管,腾腾如沸。士女凭栏轰笑,声光凌乱,耳目不能自主。午夜,曲倦灯残,星星自散。——张岱《陶庵梦忆》

旧院的兴盛还在于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中山王徐达的私家园林东花园,坐落在十里秦淮南岸,也就是今天的白鹭洲公园。南面不远处的周处台下,古鹿苑寺前,明初设有留守后仓,俗呼蟒蛇仓。为便利物资的运输,开挖了一条小运河,以通秦淮,叫做长塘,塘上搭板为桥,就是大名鼎鼎的长板桥了。旧院的大门就正对长板桥,与西边的东花园隔水相对。权贵富豪和狭斜冶游往往是共生体,有开国元勋做紧邻,除了不愁客源,还有意想不到的便利。比如正德皇帝两次到徐达的后人徐霖家中做客并在东花园垂钓,临幸旧院,或许正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另外不得不提的是秦淮河北岸的贡院。南京贡院是科举时代规模最大的考场,而江南又是人文荟萃之区,读书人多以才子自许,备考之余不免追逐风月以资笑乐。余怀说:“旧院与贡院遥对,仅隔一河,原为才子佳人而设。”明代人欲解放,而且世人最重科举功名,所以文人狎妓在当时人看来不是什么有辱斯文,倒是颇值得艳羡的风流韵事。当然其中也有一部分士子学识才气过人,能与姿容娟好、才情雅致的名妓倾心相许,既可通两情欢洽之好,更能以诗文书画酬唱切磋,风流之中饶有风雅文采,或许可以略洗恩随金尽、寡情薄幸之羞吧。

旧院名妓多有很高的文化品味,所以其居所环境也相当清雅幽静,据称旧院中“屋字精洁,花木萧疏,迥非尘境”。其中最著名的是八艳之一顾横波的眉楼:“绮窗绣帘,牙签玉轴,堆列几案,瑶琴锦瑟,陈设左右,香烟缭绕,檐马叮当”,陈设雅致,说是文人雅士的书房精舍也不为过。余怀曾经将眉楼比作隋炀帝在扬州修建的迷楼,亦可见其精美奢华。

院墙外数十步的长板桥更是一个可以入画的地方,略微荒野的氛围更增加了几分诗意。李商隐诗有云:“良辰未必有佳期”,可这里最不缺的,恐怕就是名士倾城之间靡曼倾心的“佳期”了。每当风清月朗的时节,他们携手闲行,佳人卸下严妆,鬓上随意簪着鲜花,信步走到哪里,便慵懒地倚在栏杆上细说情话,遇到相识的姊妹,自然少不了一番言笑戏谑。夜定人稀,万籁俱静,院中忽而传来悠扬的洞箫,引得桥下的鱼儿也浮出水面偷听。这种气氛也只有在太平之世才有,“旷远芊绵,水烟凝碧”,在这带有几分荒野气息的静谧中演绎的仍然是繁华盛事。

然而这瞬息的繁华、一时的欢乐在无情的历史长河中也不过是浮沤水沫,难以凭仗。公元1644年,闯王李自成率兵攻破北京,部将刘宗敏霸占了宁远总兵吴三桂的宠妾、秦淮八艳之首陈圆圆,驻守山海关的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索性投降了异族,将满洲人引入中原,成为千古的罪人。第二年,清兵突破长江天堑,又是八艳之一柳如是的老夫婿、礼部尚书钱谦益带头出门纳降偏安一隅的南明小朝廷弘光政权就此覆亡,旧院在清兵铁骑的蹂躏下迅速向衰落,沦为菜园,名士佳人也都有作鸟兽散,生死睽隔,流落四方了。清代诗人蒋超的《金陵旧院》绝句云“锦绣歌残翠黛尘,楼台已尽曲池湮。荒园-和瓢儿菜,独占秦淮旧日春”,言下尽是盛衰无常之感。倒是“长桥烟水”,成了清代的金陵一景。

 侠客文人心自许

倚门调笑,送往迎来,妓女的职业历来是为正统道德所不容的,然而院名妓、秦淮八艳又何以盛名不衰畈其中固然有轻薄文人的炒作因素,然而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她们能够在命运以自主的情况下没有随波逐流,并一程度上保持了独立的人格,而在明清际,政局复杂,神州陆沉,她们虽天改变历史,但她们的选择却足以“表彰我民族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寅恪语,见《柳如是别传·缘起》)而色艺双全、文学俱佳等评语,只是中应有之义了。

名妓中有的以“侠”著称,她不斤斤计较于钱财得失,更看重的是己间的倾心相许,深情不渝,以真挚态度对待爱情,在“俯仰异趣,哀乐由人”的卖笑生涯中寻求心理的慰藉。另  外,明末文人的党社活动频繁,除了文期酒会、切磋文字外,还有一定的政治目的。名妓大多有较高的文学修养,能吟诗作画,谈吐不凡,也赢得了文士才子的敬重,成为座上宾,而她们对政治是非,也有自己的见解。

明天启年间,大太监魏忠贤乱政把朝野上下搞得乌烟瘴气,进步势力东林党人受到残酷的打击。崇祯朝惩治了巨奸,但没有除恶务尽,阉党余孽马士英、阮大铖等人处处与东林党的后身复社为敌,一直折腾到南明弘光时期,直至亡国。明末四公子是与阉党斗争的代表人物,而四人中就有两个与秦淮八艳渊源颇深——冒襄娶了董小宛,侯方域(字朝宗)娶了李香君。与其说才子选择了佳人,倒不如说是佳人倾慕前者的风义才学,“福慧几生修得到,家家夫婿是东林”,对人的选择中也折射出了她们的政治倾向。

而且在关键时刻,她们的立场往往更加坚定。阮大铖为了拉拢能够引导舆论的侯朝宗,在他与李香君合卺之夕置备了酒席和价值不菲的妆奁,李香君得知真情后愤然脱去送来的钗钏裙衫,连侯朝宗都觉得“香君气性,忒也刚烈”,认为她“这等见识,我倒不如,真乃侯生畏友也”。后来侯朝宗远徙避祸,李香君为反抗贵戚的掳掠,血溅桃花扇,又在阮大铖筵席上拼得一死,怒骂权奸。“冰肌雪肠原自同,铁心石腹何愁冻”,纵然身难自主,却仍有一颗正气侠义之心。

清兵入关,明朝覆亡,在这陵谷巨变中,名妓们也经历了不同的人生。南京陷落后,原来旧院中才艺无双的葛嫩娘随着夫婿孙克成来到福建,在杨文骢麾下领兵抗清,事败双双被执。葛嫩娘大骂清酋,“嚼舌碎,含血喷其面”,抗节而死,孙克成见状大笑日:“孙三今日登仙矣!”同时被杀。造化弄人,不是所有怀有报国之心的儿女们都能这等慷慨壮烈,求仁得仁。柳如是和顾横波就难免这样的遗憾。“靡芜诗句横波墨,都是尚书传里人”,诗人托讽遥深,他的本意恐怕是“都是贰臣传里人”吧。柳如是嫁给了明朝的礼部尚书钱谦益,清军兵临南京城下,柳如是劝钱谦益自杀殉节,并率先跳进了池水中,钱却推说水太凉了,不肯从死,把柳如是也硬拽了上来,自己带着文武百官去开城迎降了。顾横波几番择婿,选中了兵科给事中龚鼎孳,龚也是才华横溢的翩翩才子,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顾横波嫁过来没几天就因弹劾宰相贪庇误国,坐进了锦衣卫大牢,熬到第二年出狱还没等回过神来,李自成就攻破了北京城。他倒不用人劝,一心要和顾横渡做对“并命鸳鸯”,二人相拥跳了井,但是不巧被邻居救了起来,一番开导之下,就都不想死了。后来龚鼎孳搁不住拷掠夹打,投降李自成,做了个巡城御史,转而降清,成为双料贰臣。

命运如此,柳、顾二人时常会感到有违初心吧。但钱谦益和龚鼎孳也并非不可救药。钱谦益和柳如是一直与反清势力如郑成功、张煌言保持联系,策动复明;龚鼎孳一直在中央做官,当然不可能有丝毫反意,但是他确实庇护了一大批遗民义士,其中包括破家抗清的阎尔梅。据说为了掩护阎尔梅躲避官军的追捕,顾横波冒着风险将他藏在内室,可见其胆识,“礼贤爱士,侠骨峻噌”洵非虚誉。

最后再让我们数一数秦淮八艳最后归宿吧。马湘兰心有所属,至老未能如愿,在为意中人祝贺七十大寿,宴饮累月之后一病不起,端坐而逝;董小宛嫁冒襄后多在忧患劳瘁中度过,病逝时年仅二十七岁;卞玉京和吴梅村有缘无分,几经波折后出家作了女道士,病逝于无锡惠山;寇白门先后嫁保国公朱国弼、扬州某孝廉,均不得意,流落乐籍而死,空赢得“女侠”的名号;李香君与侯朝宗分手后再没有机会重逢,病死在南京城外的栖霞山葆贞观;陈圆圆随吴三桂来到云南,削发为尼,在五华山华国寺长斋绣佛,后吴三桂反清作乱,漕病死长沙,圆圆也在昆明城破之际沉于寺外莲花池;钱谦益死后族人哄抢家产,柳如是留下遗书从容自尽,其女据书告状,胜诉;龚鼎孳降清后,原配童夫人说:“我经两受明封,以后本朝恩典,让顾太太可也。”所以顾横波是八艳当中唯一作为正室,受到皇家诰封的。康熙二年秋顾横波病逝于北京,“吊者车数百乘,备极哀荣”。

天下不如意,恒十居七八。即使是顾横波,名声地位都有了,夫婿体贴骄童纵,就连爱猫死了也要沉香为棺,请来十二个尼姑做三天三夜的道场,还有什么不满意呢?但是假如没有改朝换代,龚鼎孳是一代风骨浚洁的名臣而非声名狼藉的两截人,假如能生个儿子,独生女儿没有夭折……世上有太多的不圆满,但比起那些红颜薄命的女伴,又是天壤之别了。

纸短言长,秦淮名妓的故事又是如何能在仓促之间讲得完呢。自清末学者叶衍兰《秦淮八艳图咏》一书问世以来,秦淮八艳之名便为人乐道,几年前,秦淮八艳登上南京夫子庙文化墙,还引发了很多争议。炒作名妓纯属无聊多事,但也大可不必惊诧气愤。如果怀着哀矜勿喜之心,古人的悲欢离合中是可以体会涵咏古今盛衰之理的。

七星拱煦朱氏陵

朱元璋的明孝陵开创了中国帝王的一个崭新的陵寝制度,而与之相去不远的中山陵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结束了这一制度。

明孝陵坐落于南京市钟山南麓玩珠峰下,为明朝(1368~1644)开国皇帝朱元璋和皇后马氏的合葬陵墓。作为中国明陵之首的明孝陵壮观宏伟,代表了明初建筑和石刻艺术的最高成就,直接影响了明清两代五百多年帝王陵寝的形制。依历史进程分布于北京、湖北辽宁、河北等地的明清帝王陵寝,都是按南京明孝陵的规制和模式营建的。

明洪武十四年(1381)朱元璋下令建陵。第二年8月,马皇后去世,9月葬入此陵墓,定名为“孝陵”。孝陵之名,取意于谥中的孝字,有“以孝治天下”之意,一说是马皇后谥“孝慈”,故名。明孝陵永乐三年(1405)建成,历时25年。明皇室先后调用军工10万,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明孝陵规模宏大,建筑雄伟,形制参照唐宋两代的陵墓而有所增益。建成时围墙内享殿巍峨,楼阁壮丽,南朝70所寺院有一半被围入禁苑之中。陵内植松10万株,养鹿千头。因屡遭兵火,明孝陵除陵寝地宫外,现仅存神道、下马坊、大金门、四方城等。

墓区的建筑大体分为两组:第一组神道部分,从下马坊起,到孝陵正门;第二组是主体部分,从正门到宝城、明楼、崇丘止。现存建筑有神烈山碑、禁约碑、下马坊、大金门、四方城及神功圣德碑、孝陵殿、大石桥等。

洪武三十一年(1398),做了31年皇帝的朱元璋去世,礼葬孝陵。朱元璋及皇后合葬的地宫俗称“宝城”,是一个直径约四百米的圆形大土丘,它的四周有条石砌成的石壁,其南边石壁上刻有“此山明太祖之墓”七个大字。宝城厚实坚固,依山势高低起伏,下砌巨石,上用明砖垒筑,厚约一米,是中国现存最大的陵墓之一。历经六百余年的风雨之后,近年来宝城墙体出现了局部坍塌,墙面剥落,个别地方因为地基沉降逆向撕裂而形成巨大裂缝。南京市文物部门先后投资三百多万元,采用东南大学古建筑专家的保护方案,按照修旧如旧的要求,对墙体进行了维修,如“缝合”裂缝,整平“墙面”,对变形的墙体进行修补和防水防渗漏“手术”。为方便游客一睹“龙脉”真容,还修建了一条青石板游览步道,让游客能登上宝顶看到明孝陵全貌。

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会副会长、东南大学建筑学教授刘叙杰说:“明孝陵代表着明初皇家建筑的艺术成就,是中国陵墓建筑和陵墓文化的缩影。”明孝陵从起点下马坊至地宫所在的宝顶,纵深达两千六百多米,沿途分布着三百多处不同风格、用途各异的建筑物和石雕艺术品,整体布局宏大有序,单体建筑厚重雄伟,细部装饰工艺精湛,凝聚了当时政治家、艺术家和建筑师们的才智。

明孝陵的开创性地位还体现在其依山势地形蜿蜒曲折的陵墓神道。陵墓的神道从四方城开始。四方城是一座碑亭,位于卫桥与中山陵之间,是明成祖朱棣永乐三年(1405)为其父朱元璋建的“大明孝陵神圣功德碑”。顶部已毁,仅存方形四壁,内有立于龟趺座上的石碑一块,,碑高8.78米。碑文由朱棣亲撰,计2746字,详述明太祖的功德。碑座、碑额雕琢瑰丽。神道由此向西经外金水桥(今红桥),绕过梅花山再折向北,长约一千八百米。其中段为石像路,这段路上相向排列着1 2对石兽,分别是狮、骆驼、象和马等六种,每种两对,姿态是一对伏,一对立。后面是一对高大的华表,上雕云龙,气势非凡。折向北面的神道上分别列着四对身着盔甲或蟒袍的文臣武将,有些已经损坏。石人石兽的体形都很巨大,是明代石刻的艺术珍品。明孝陵首开了第一代皇陵寝的神道作为后世子孙陵寝共用神道的制度。神道两边分布的12对石像和4对石人,石刻风格多样,造型厚重简朴,融整体宏大与局部精细为一体,也代表了中国明初石雕艺术的最高水平。

明孝陵的帝陵神道蜿蜒曲折不同常规,有何实际用途和象征意义?明孝陵的考古一直充满重重谜团。考古专;进行了长达六年的科学探测后,推断出明孝陵地形建筑设置呈北斗七星状等秘密。

将以前历代帝陵前的笔直神道改成一个弯曲的形状,颇出人意料。因此,自明代以来就众说纷纭,近年来有关神道弯曲的种种推测更是此起彼伏。负责这项考古工作的贺云翱教授介绍,目前最流行的三种说法是:一、朱元璋是农民出生的皇帝,做事随意,包括建自已的陵墓也别出心裁;二朱元璋要让孙权这条好汉给他的陵墓看大门,所以避开梅花山使神道变得弯弯曲曲;三、朱元璋尊重自然,顺应山水形势,设计出了座前无古人的陵寝布局。

明孝陵作为当时的一项国家工程,粪个陵寝建造跨洪武、建文、永乐三离,时间延续25年。如此漫长的建陵时嘲,不可能没有一套设计方案和设计思想,只不过其设计理念未能得到记载而保存下来。不会简单地像传说中的那样,一定有别的道理。带着这一思考,贺教授在每一次的野外考古调查中,总是多问几个为什么,强烈地关注陵墓地形建筑设置。直到有一天,他看了一幅20世纪80年代测绘局绘制的明孝陵航拍地图后,茅塞顿开:“明孝陵的平面布局不就是像北斗七星吗?”他对自己这一重大的发现感到很吃惊,太伟大,太奇妙啦!于是,贺云翱教授开始了求证。    “天为帐幕地为毯,日月星辰伴我眠,夜间不敢长伸腿,恐把山河一脚穿。”这首气贯长江的诗篇出自朱元璋之手。结合该诗的思想内涵,贺教授认为,其显示了朱元璋君临天下,拥有四海的雄心,也隐含了朱元璋对天象的崇仰。经过多日思考,贺教授将明孝陵的7个主要建筑析出,发现“下马坊”、“大金门”、“望柱”、“棂星门”、“五龙桥”、“享殿”、“宝城”分别构成了北斗七星的“勺头”“勺身”和“勺柄”。因此,得出朱元璋深信“魂归北斗”、“天人合一”思想的结论,他死后仍想乘坐“北斗”这一“天帝之车”关照明江山。

尽管朱元璋出身寒微,又曾混迹于佛门,但天地神灵、阴阳风水、生死轮回等说都会对他产生有一定的影响。墓址风水的好坏直接关系到社稷的安稳、帝业的承嗣,岂能马虎。在规划布局上,明孝陵的风水地貌北以钟山为背屏,山有西、中、东三峰,正符合“华盖三台,尊极帝座”之说;独龙阜东有龙砂,西有虎砂,后有玩珠峰,为玄武象;前面案山梅花山,符合“平底似揖,拜参之职”的要求;更远处有江宁的东山,作远朝。前湖水面开阔,又呈朱雀之象,“玄武低头,朱雀翔舞”,在此得到了体现。

神道前的望柱通常是立在最前面的,朱元璋却将其放到神道中间(石像路与翁仲路之间),这恐怕就与星座有关。留孙权墓在前也不仅仅是因为他是条好汉,梅花山孙陵岗在整个明孝陵的建筑群中是一个古地貌学上的“近案”,通俗地讲好似现代的茶几。这样一来,明孝陵整体上就符合了“远朝近案,前有照后有靠,左右有砂环抱”的吉祥格局(远朝:指江宁的东山;近案:指梅花山;前照:指前湖;后靠:指钟山;左右砂:指独龙阜山峰东西边的小山,即龙砂、虎砂)。

明孝陵的朱红大门坐北朝南,正对梅花山,门额上书“明孝陵’’三字。门外东侧立有一个石刻告示,系清宣统年间两江洋务总局道台、江宁知府以六国文字刻的“治隆唐宋”四个金字,是清康熙帝第三次南巡时亲笔题书。碑亭后原建有两御亭,西边叫宰牲亭,东边的称具服殿,今均已毁坏,仅存一些石柱和石井栏等。在原享殿的位置上尚可见到64个石柱的基础,由此可以想象当年享殿的规模是很大的。现在享殿为清同治十二年(1873)复建,比原来的要小得多,内供奉朱元璋画像。享殿后是一片纵深百余米、宽数十米的空地,是当年露天祭祀的场所,中间有甬道,两边林木茂盛。甬道尽头有石桥,称大石桥,又称升仙桥,意思是过了此桥即为“仙界”。

桥北是一座宽75米、高16米、进深31米的城堡式建筑,称方城,是明孝陵最后的一重建筑。方城以大条石砌成,正中开拱门式斜隧道,有台阶可步入,计54级。出隧道东西各有石级可登城顶。城顶原建有宫殿式建筑明楼,明楼顶部及木质结构已毁,现仅存四面砖墙,南面有拱门三个,另三面各有拱门一道。在方城顶上极目远眺,东面有中山陵,南面是梅花山,西面有中山植物园,北面是“宝顶”,四周树木葱茏,松涛阵阵,不禁令游人发思古之幽情。宝顶是一个直径约四百米的圆形大土丘,即朱元璋和马皇后合葬的地宫,它的四周有条石砌成的石壁,其南边石壁上刻有“此山明太祖之墓”七个大字。梅花山因三国时东吴君主孙权及其夫人葬此,古称孙陵岗,位于明孝陵正南300米。

在中国帝陵建筑史上,明孝陵具有里程碑的地位。它继承了前朝帝陵“依山为陵”的制度,通过改方坟为圜丘,开创了陵寝建筑平面呈“前方后圆”的基本格局,并一直规范着此后明清两代五百多年二十多座帝陵的建筑体制。2003年7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27届会议将明孝陵和北京十三陵作为明清皇家陵寝的扩展项目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明清皇家陵寝分布于北京、河北、辽宁、安徽、江苏地,是中国明清两朝皇帝陵寝建筑群按照严格的等级规制营建,具有完整地上、地下建筑体系,布局严谨,规模宏大,建筑华美,工艺精细,体现了国封建社会最高的丧葬制度。经历六百多年的风风雨雨,明孝陵保持了寝原有建筑空间布局的完整性,并以独特的历史文化价值,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