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是会员,马上免费注册

北京旅游

www.21pw.com/beijing/
所在位置:21品味旅游网 > 北京旅游 > 北京旅游3

北京旅游3

http://www.21pw.com   更新时间:2013/5/16 13:53:47

皇城区域——延续六百年的北京之魂

从金碧辉煌的故宫,到垂柳依依的北海,从恢弘大气的天安门广场,到精致静谧的东交民巷,从引领潮流风向的西单,到拥有厚重商业积淀的王府井,当然还有中央政府办公地——神秘的中南海,以及名噪一时的隆福寺商业街,皇城区域的每一条胡同、每一片瓦顶,似乎都传承着皇城北京最纯粹最精华的气质。它既有尊贵高傲的皇家风范,又不乏安逸平和的市井风情;它见证了政治的风去变幻,又洋溢着民生脉脉温情;它是北京的中心,更是全中国人民目光的焦点。

它历尽沧桑。故宫浓缩了瑰丽奢华、国富民强的明清盛世,东交民巷折射出任人宰割、委曲求全的晚清危局,人民大会堂表达了众志成城、改天换地的万丈豪情,国家大剧院则昭示丰富多彩、兼容并蓄的现代思潮,皇城区域的建筑都被打上了鲜明的时代烙印,犹如凝固的历史,述说着几百年风雨历程。

它色彩斑斓。红墙黄瓦构成皇城的主色调,尽显来自皇家的气魄,绿树灰砖点缀其间,那是属于百姓的温馨;蓝天映衬着白塔俏丽的身姿,太液池水碧波万顷,素白的槐花挤满梢头,粉嫩的牡丹雍容华贵。对着故宫椒墙细细梳理一下思古之幽情,或是在北海荷花旁品品茶、发发呆,登上景山绝顶,斜倚亭柱,看夕阳在这个城市投下的光彩,晚上置身于王府井步行街,看变幻的霓虹、往来的红男绿女。皇城的色彩,不经意间已印入心底,在某一个独自回味的时刻,关于皇城的记忆点滴泛起,如饮老酒般,淡淡地划过,齿颊间留着醇香。

地处京城核心,皇城区域的交通极其便利,长安街上四通八达的公共汽车以及地下驰骋的地铁都是不错的选择。乘坐出租车要忍受堵车之苦,且不允许在长安街随意停车上客,人力三轮车则不能上长安街,因此在这一区域并不多见。天安门广场需要用脚一步步丈量,这样才能更好地亲身感受其广阔;故宫、景山、北海虽然相距并不远,如果选择一路步行,还是会感到些许疲惫’好在路边有很多长椅可供休憩;在众多的胡同中徜徉当然应该徒步,漫步于树冠相交的槐阴下,拎一瓶冰镇啤酒,听着知了的鸣唱,充满着乘车走马观花所体会不到的乐趣;逛逛自不必说了,不知不觉地走上几个小时,恐怕是喜欢购物的女孩子们最擅长的项目。

在市中心一带住宿,高档饭店当然不用说,四五星级的酒店随你选,但这们的价位对于自掏腰包的普通旅行者来说显然并不适合。其实,在市中心的黄金地段,一样也有很多经济实惠的住宿方案。想要体会特色风情的,有改造精良的四合院宾馆,古香古色,高贵雅致。而对于大多数旅行者来说,经济型连锁酒店是外出住宿的首选,万里路、云龙之星、飘home等连锁品牌都在市中心地段设有分店,白天出门就可以逛王府井金街,晚上散步可以沿着筒子河赏故宫角楼夜色,享受着近水楼台的便利,价位又多在二三百元间,何乐而不为?

购物无疑是游览这一地区的重头戏。王府井在中国商业发展史上书写过浓墨重彩的一笔,这里是外地游客最向往的购物场所,百货大楼、东安市场、新华书店这些响当当的金字招牌,加上工美大厦、东方新天地、乐天银泰等后起之秀,使得王府井有着一脉相承的繁华传统。买传统工艺品去工美,买时尚的衣饰去东方新天地和乐天银泰,已经成为购物者们的共识。西单则是年轻人的天堂,从店铺装潢到促销方式,从意式快餐到麻辣诱惑,从攀爬的岩壁到旋转的冰场,最时尚的元素在西单熠熠闪光,空气中弥漫着青春的气息,街道上闪过年轻的身影,路人的脚步都变得轻盈而俏皮,北京潮流的风向标就在这里。如果想在街边小店静静地淘货,寻找那种蓦然回首的惊喜,隆福寺最适合你,当年的繁盛已逐渐远去,这里不再有汹涌的人流,一再有摩肩接踵的热闹,只留下一些有个性、有魅力的服饰小店,等等有闲有识货人的发现。

故宫——皇权制度的绝响

故宫是明清两代的皇宫禁城,从明永乐皇帝朱棣到清宣统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经历明朝十四帝、清朝十帝,这里曾经作为二十四位皇帝的家。古代中国人认为天帝住在天上的紫微垣,天子的住地因而得名紫禁城。它南北长961米,东西宽753米,外绕10米高的宫墙和52米宽的护城河,自明成祖永乐四年(公元1406年)筹建,历时14年,于1420年建成,是世界上最宏伟的皇宫建筑群。1987年,故宫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的评价是:紫禁城是中国际五个多世纪以来的最高权力中心,它以园林景观和容纳了家具及工艺品9000个房间的庞大建筑群成为明清时代中国文明无价的历史见证。

南起永门,北至钟鼓楼,京城南北中铀线上。紫禁城正门为午门,北门神武门,东西分设东华门、西华门,以乾清门为界分为“外朝”“内廷”两部分,“外朝”是处理政务的地方,以太和殿、中和殿“三大殿”为主体,“内廷”是皇帝的生活区,以乾清宫、交泰殿、坤宁宫“后三宫”为主,两侧地称排列东西六宫。

太多的野史、戏说,纠缠于捕风捉影的宫闱秘事,将明清历史退化成为男男女女的权术宫斗,彻底忽略了那大开大阖的风支变幻、成王败寇的时代英雄。若想深刻体会故宫的精髓,当地猎奇的眼光之外,于心中存一份前尘往事的感慨,品味盛衰兴亡的瞬息万变,宫中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便如同五百年风霜散落一地,似可回望两个王朝的华彩乐章,追忆二十四位皇帝的悲喜人生。

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故宫则宛如一曲庞大而精深的交响乐,主题就是皇家的秩序,宫殿的主次尊卑,犹如完美的起承转合。探究紫禁城之旅,最好从天安门开始,天安门城楼以高大稳健的造型,奏出了交响曲雄浑的起势。天安门共有五个门洞,与之相对应,金水桥也有五楼,正中间的被称为御路,这条石板铺就的路从原来的大清门开始(大清门原址位于现天安门广场毛主席纪念堂附近),与北京城中轴线完全重合,是至高无上的表现。有资格使用御路的只有五个人,大婚时的皇后坐着凤舆被从这里抬进去,科举考试的状元、榜眼和探花从宫中走御路出来’这是他们一生唯一的机会,只有皇帝才能随心所欲地享用这条最尊贵的道路,君臣地位的区别体现,从脚下踩的土地就开始了。

走过端门,两侧朝房形成狭长的通道,通道尽头,午门耸峙云端,仿佛经过耐心的铺垫,突然奏响乐曲的第一个高潮。午门以巍峨的高度、雄伟的体量,以及三面围合的态势,成为展现帝国威仪最合适的场所,对于任何敢于挑战皇权的势力,午门广场都是令他们胆寒的地方。征讨外敌的军队凯旋后,要在此举行“献俘礼”,显示天朝军威;对于来自内部的矛盾,皇帝也毫不手软,惹得龙颜大怒的明朝官员,逃不掉午门外的一场廷杖。明正德皇帝和嘉靖皇帝都曾经一次廷杖朝臣上百人,个个体无完肤,十余人当场毙命。国家栋梁之才直言相谏,却以如此没有尊严的方式被剥夺生命,这就是皇权制度的悲哀。

游人穿梭,车辆来往,如今的午门似乎已经失去了当年的压抑肃穆之感,然而若在天    光未明之时,漫步于午门下,仰看墩台堞垛的剪影曲曲折折,檐角小兽若隐若现,耳边听着呼呼的风声,静谧肃穆中一种庄严神圣的感觉不禁油然而生。这是明朝官员几乎每天都要面对的场景,凌晨三点,大臣们就要聚集在午门外等候上朝,在昏暗的宫灯指引下,走向黑魃魑的宫廷,他们无法预知今天等候他们的,究竟是和颜悦色,还是暴风骤雨?

穿过冗长的午门门洞,却没有期待中的豁然开朗,一座大门再次阻挡了人们的视线。从已经消失的大清门开始,顺序走过天安门、端门、午门,到太和门终于完成了天子“五门三朝”规定的配置,规制至高的宫廷建筑特点得到了完美诠释。蜿蜒的内金水河为横平竖直、方方正正的太和门广场添上一条跳跃的弧线,如同在中规中矩的小提琴协奏中加入一段轻松的小号,当然主旋律不能乱,五座一字排开的内金水桥,再一次强调了君臣之别。

走过太和门,全世界现存最雄伟的木结构建筑就展现在了眼前,带着与生俱来的至高无上和大气磅礴,经过漫长的过渡,乐曲的主旋律终于排山倒海般奏响。太和殿坐落在三层汉白玉台基之上,通高35.05米,建筑面积2377平方米,足有12层楼高、半个足球场大。屋顶采用中国古建筑中形制最高的重檐庑殿顶,翘起的檐角岔背上凤仙人后蹲着十只小兽,面阔十一间,建筑师采用突破常规的手法,渲染着太和殿的卓尔不群。

太和殿内装饰亦极尽奢华,梁枋饰满和玺彩画,藻井蟠龙口衔宝珠,六根直径一米的沥粉贴金云龙巨柱,将观众的视线引向太和殿内金碧辉煌的视觉中心一一皇帝的龙椅。它是帝国最具吸引力的宝座,从十五世纪开始的近五百年中,有无数人为争夺这把椅子而明争暗斗,无所不用其极,也有人因为不得不坐上这把椅子,而彻底改变了命运。登上宝座的一瞬间,也许是权力巅峰的志得意满,也许是人生悲剧的鸣金开锣,外人只知羡慕天子的尊崇地位和无上权力,有谁听到明朝亡国之君崇祯皇帝拔剑向妻女时的哀鸣:“莫生帝王家!”有谁听到清朝末代皇帝溥仪挣扎着哭闹:“我要回家!”嘉靖皇帝忙着采露炼丹,万历皇帝喜欢搜刮敛财,天启皇帝热衷斧刨凿锯,顺治皇帝寄情青灯古佛,他们拥有了龙椅,拥有了整个国家,却不一定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

每逢春节、冬至及皇帝生日,或者皇帝登基、大婚,都要在太和殿举办盛大的典礼,法驾卤簿从天安门开始,经端门、午门,直达太和殿前,斧钺、瓜戟寒光闪闪,黄罗伞盖璎珞飘飘,丹陛大乐锣鼓齐鸣,这是天子的排场。皇帝高坐龙椅之上,接受文武百官和外国使节的朝贺,宽阔的太和殿广场跪满王公大臣,三跪九叩,动作整齐,山呼万岁,异口同声,视觉、听觉的强烈刺激,如同一首措辞华丽的颂歌,将皇帝推向唯我独尊的至高地位,“普天之下,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是  这种感觉的真实写照。

1421年,紫禁城刚建好的第二年,永乐皇帝即派遣郑和第六次下西洋。永乐皇帝在北京的故宫仅仅度过了三年多的时光,驾崩于1424年,但他诏书中的话依然掷地有声:“朕奉天命,君主天下,一体上帝之心,施恩布德……强不得凌弱,众不得暴寡,共享太平之福”,种胸怀天下、泽被众生的雍容气度,恐怕只有在奉天殿(太和殿原名)中才得以养成。1796年,乾隆皇帝在太和殿隆重禅位,他禅位前签署的最后一份诏书,婉拒了英王乔治三世扩大双方贸易的要求。统治着天朝大国、自诩书“十全老人”的乾隆,怎么会看得起一个外夷小国的痴梦呓语?这样睥睨天下、目中无人的骄矜自傲,大约也养成于太和殿特殊的氛围中。乾隆皇帝的回复,让大清王朝错过了发展的历史机遇,紧闭的国门,在短短44年后就被曾经的外夷小国用坚船利炮无情地轰开,一系列对外战争、赔款,令大清国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游客们对太和殿的奢华啧啧赞叹,转过身却看见镏金铜缸上的累累伤痕,八国联军贪婪的刺刀,刻下了那个屈辱年代的印记。国家兴亡系于一人已成为历史笑谈,魑魅魍魉肆虐的时代也一去不返,只有见知了五百年沧桑岁月的太和殿,似乎从来没有改变。

小巧的中和殿、保和殿,宛如交响曲主题过后的变奏,曲调轻松,时刻呼应着皇权这一主题。中和殿面阔、进深皆三间,四角攒尖顶,是皇帝上朝前的小憩之处;保和殿而阔九间,过深五间,重檐歌山顶,清朝时殿试在此举行。从建筑面积,屋顶形制到宫殿用途,它们都显示出逊于太和殿的次要地位,不过政治斗争的惨烈却有过之而无不及。1639年,正当北京城被后金军队重重围困、岌岌可危之时,就在保和殿旁的平台上,崇祯皇帝下令将兵部尚书兼蓟辽督师袁崇焕逮捕下狱,最后寸磔致死,制造了明史上最悲惨的冤案。可怜袁崇焕千里勤王,刚刚在广渠门外大败皇太极。挽狂澜于既倒,解京城之倒悬,忠心耿耿却落得如此下场,崇祯皇帝此举不啻自毁长城。皇太极这次能夺得明朝天下,五年后他的儿子顺治帝终于入主紫禁城。站在平台上,回望表时路,导游团的各色小旗迎风招展,各种语言的讲解此起彼伏,红墙上印着檐角的身影、白云飘过被屋顶分割的天空,仿佛这周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数百年之后的人究竟应该上哪里去找寻袁督师慷慨激昂的忠魂?

跨过乾清门,就步人了皇帝的私人空间,交响曲转入舒缓的慢板。然而看似平静的宫闱生活中,隐藏着惨烈的你争我夺。皇帝的家,既有天伦之乐,有如胶似漆,有深明大义,有西窗共话,但更多的是钩心斗角,是明争暗斗,是尔虞我诈,是望穿秋水。

自紫禁城建成以来,乾清官就一直作为皇帝的寝宫,直至雍正帝搬到养心殿起居。这位清朝入关后的第三位皇帝,人虽然离开了乾清官,却将王朝的未来留在了这里,为了避免争夺皇位时的手足相残,他秘密建储,把关于皇位继承人的遗诏藏到了“正大光明”匾的背后。雍正皇帝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贵为皇帝的他君临天下十三年,选择了一位继承人,百余年后,一个女人却能掌控大清江山近半个世纪,并且替清朝立了两任皇帝。这两个人有着共同的冷酷无情、共同的工于心计、共同的嗜权如命,但他们引领帝国走向了盛与衰的不同方向。

这个女人就是慈禧太后,她从未登上过太和殿的龙椅,威权却远胜于皇帝。她以极强的政治敏感性和多变的政治手腕,将大清王朝牢牢地控制在手中,婚姻就是她运用自如的手段之一。坤宁宫东暖阁是清朝皇帝大婚时的洞房,如今布置展示的是光绪帝大婚时的布局,满墙满炕的大红色,在喜庆之中,似乎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压力,让人透不过气来。三官六院七十二嫔妃,是无数男人的梦想,谁能想像得到,有情人终成眷属,对于皇帝来说竟然也是奢望。光绪新婚之夜,躺在身边的不是他钟情的女子,而是慈禧太后的侄女,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爱过太后替他选择的这位皇后,皇后也一直郁郁寡欢。皇家婚姻,带着浓厚的政治色彩,泯灭了温暖的人间真情。明正德皇帝在皇宫外建豹房肆意淫乐,清同治皇帝微服出官逛妓院的故事广泛流传,大约是对这种婚姻制度的另类反抗吧。他们为此承受了后世的骂名,不知那些从未做出此等荒唐事的皇帝们,是否会暗自羡慕他们的另类自由呢?

外东路的宁寿宫北端、贞顺门内,一口“珍妃井”牵动着光绪皇帝的百转愁肠。1900年八国联军攻打京城,慈禧太后仓皇西逃之前,居然没忘了人将早已被打人冷宫的珍妃推到井中淹死。我们无法想像光绪皇帝当时的心情,纵然白居易再世,谱一曲更加缠绵悱恻的《长恨歌》,怕也抒发不光绪心中的愤懑与悲哀。小小的一口井,吞噬了珍妃年轻的生命,更吞噬了光绪皇帝最后的尊严,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拿什么来保护偌大的帝国江山?1911年,光绪皇帝死后三年,大清王朝轰然倒地,他另郁郁寡欢的皇后,替末代皇帝签署了退位诏书,在中国施行了两千余年的君主制度,黯然落幕。游人喜欢围在珍妃井边指指点点,质疑如此小的井口如何能掉下去一个人?或者向同伴发问,珍妃怎么不知道跑呢,难道待在那儿等死?历史的真相,往往很难被后人了解,珍纪留下了以自己封号命名的一口井,与那些为皇帝殉葬的后妃们、那些在后官角落清冷孤单地度过余生的老太妃们相比,幸耶?不幸耶?

从乾清门西侧的小门进去,便是清朝后期皇帝们的寝官一一养心殿,珍玩古董堆满整间屋子,然而更加吸引人的,无疑是殿内浓缩的近二百年历史风云。在这里,雍正下诏改土归流,乾隆出兵大小金川,嘉庆镇压权臣和绅,道光明令禁绝鸦片,光绪推动戊戌变法,就连末代皇帝溥仪逊位的决定,也是在养心殿中做出的,养心殿见证了大清王朝从繁荣到鼎盛、又从衰落到倾颓的全过程咸丰十一年农历十二月初一,养心殿东暖阁,一笼纱帘隔开两位年轻寡妇和小皇帝同治,垂帘听政的时代开始了,大清帝国的最高权力从此归于慈禧太后。慈禧实际  统治中国的近五十年的时间,是清朝最赢弱、最痛苦的时期,当慈禧挪用海军军费建修颐和园的时候,不知她是如何面对悬挂在西暖阁的雍正御笔的:唯以一人治天下,岂为天下奉一人。慈禧实践了前半句,却篡改了后半句,篡改了历史的进程。

中轴线最北端的御花园,假山绿树、瀑布金鱼,在紫禁城单调的色彩和建筑之外,添上了别致的一笔,成为故宫这首完美乐曲末尾飘逸的赋格。花园小而紧凑,若仅帝后数人逛逛倒还惬意,蜂拥而至的游客在这里就几乎转不开身了,失去了皇家花园的静谧优雅。随人潮走了几步,红墙边撑开几朵绿色阳伞,有人在阳光下悠闲地品着咖啡,虽然游人川流不息,他们的坐姿依然闲适优雅,不知这前朝宫殿里的咖啡,是否带着特别的沧桑味道?在严谨肃穆的东方古代皇宫中,忽然出现西方现代商业文化的元素,这样的跨度让人有点’不太适应,情不自禁要问自己,紫禁城变了么?

走出神武门,一群人拥上来,兜售手里的明信片、T恤衫,还有拉三轮车的、照快相的、卖烤白薯的,曾经戒备森严的神武门外广场,成了很多人讨生活的舞台。站在桥上向西望,高高的官墙巍峨依旧,玲珑的角楼精致依旧,倒映着蓝天的筒子河清澈依旧,我终于释怀,连皇帝都可以被推翻,还有什么不可以包容的?紫禁城还是那个紫禁城,只是时代变了。

天安门广场——中国人心中的圣地

天安门是中国的象征,是无数中国人心目中的神圣殿堂,它出现在国微上,出现在每一张人民币上,也出现在很多人的相册里。到天安门广场走一走,以飘扬的五星红旗和巍峨的天安门城楼为背景留一张影,是每一个中国人的夙愿。“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一代又一代年轻人在这样的歌声中慢慢长大,恐怕只有如此直白,如此热烈的歌词,才能表达每一个中国人对于天安门的无限向往。

天安门广场面积达44万平方,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中心广场,尽显泱泱大国的气度。这里每天都是游人如织,热闹非凡,南腔北调,不绝于耳。从九月下旬到十月中旬的二十多天,是广场光彩照人的日子,姹紫嫣红的鲜花,营造出神州大地上的各处代表景点,今年是高峡平湖、三峡大坝,明年或许就是雪域高原、布达拉官,广场一时间成了花的海洋、人的海洋、欢乐的海洋。入潮从四面八方涌来,到处是挥舞的国旗,到处是绽放的笑脸,人们用欢声笑语,用对于祖国的祝福,尽情装饰着天安门广场的金秋胜景。

繁花似锦的场面毕竟受到季节限制,天安门广场的动情时刻却每天都在上演,那就是清晨的升国旗仪式。这是全世界被最多人关注的升旗仪式,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从祖国各地赶来的人们,就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地聚集在旗杆周围,翘首以盼黎明的到来。东方既白,晨曦微露,当武警国旗护卫队跨着整齐的步伐从城楼内走出来的时候,当雄壮的国歌回荡在广场上空的时候,当升旗手英姿飒爽地将国旗一角抛向空中的时候,当鲜艳的五星红旗与朝阳共同冉冉升起的时候,在上万双眼睛的注视下,在上万人的心中,这样的瞬间,已然凝固成永恒。

广场中央,人民英雄纪念碑巍然屹立,恰似威武不屈的中流砥柱,犹如中华民族的坚强脊梁,为了追寻民族独立和自由民主的梦想,无数知名的和不知名的英雄付出了鲜血和生命。这座丰碑碑座环绕以八幅浮雕,截取1840年以来中国革命的八个历史事件,浓缩了100余年中国人民的奋斗历程。

纪念碑向南,毛主席纪念堂被青松翠柏衬托得格外肃穆。历史是由人民书写的,但伟大的人物往往有着惊人的力量,毛泽东就是这样一位伟人。尽管他曾谦虚地向尼克松表示:“我只改变了北京附近的一些地方而已”,但事实上他改变了中国的发展道路,改变了世界上四分之一人口的生活。纪念堂距离他庄严宣布新中国成立的天安门城楼不过数百米之遥,走过这一段距离,他用了27年。如今毛主席静静地躺在水晶棺中,躺在北京的南北中轴线上,再也看不见身边的沧桑巨变,“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不知道飞速发展的今日中国,是否实现了他心中的理想?

与天安门城楼遥相呼应,位于广场最南端的建筑又恢复了飞檐翘角的古典造型。正阳门,俗称前门,是明清时期北京内城的正门,残存的两座楼宇分别是城楼和箭楼。这两座楼被分隔在通衢大道的两边,犹如蹒跚穿过时光隧道的巨人,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悄然远去,只在前门外大栅栏、琉璃厂一带留下支离破碎的点滴印迹,他们用自己孤单的身影,撑起一片来自历史深处的天空。他们身后曾经是衙署禁地,他们面前是一片热闹的市井生活,一路走过政治的波澜壮阔,穿过天安门广场到了正阳门这里,终于彻底融人民生的喜怒哀乐之中。

人民大会堂——倾听民众的声音

在天安门广场西侧,人民大会堂正描画着明日中国的美好蓝图,这里是中国的最高权力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办公的场所和开会的地方。第五代人民币百元大钞的背面,就是人民大会堂的雄姿。罗马风格的高大廊柱与民族传统的琉璃瓦屋檐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形成庄严挺拔的外立面。沿宽阔的花岗岩台阶拾阶而上,越接近人口,越能感觉到大会堂的雄伟壮丽。站在顶天立地的浅灰色大理石门柱下,仰看巨大的国徽熠熠闪光,回望辽阔的广场上人来人往,崇高感和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

穿过典雅朴素的中央大厅,就是大会堂的主体建筑——万人大礼堂,因主席台加-层观众席足有一万个座位而得名,其穹顶跨度达76米,没有用一根立柱支撑,堪称现代建筑奇观。灯光设计亦独具匠心,穹顶微微隆起,与圆弧形墙面相交,形成“水天一色,浑然一体”之势,天花中央镶嵌巨型红色五星灯,旁边点缀镏金的70道光芒线和40个葵花瓣,周围密布500盏满天星灯,灯火齐明之时,犹如众星捧月,金碧辉煌,蔚为壮观。坐到观众席瀑,仰望璀璨的灯光,静静地想像大会召天时的盛况,轻轻按下投票电钮,这种人民当家作主的感觉令人神往。

大宴会厅是大会堂内的另一个建筑奇观,其面积相当于一个足球场大小,可以容纳5000人的圆桌宴会或1万人的酒会。宴会厅顶棚呈平面型,也无立柱支撑,中心装饰绚丽的水晶玻璃灯及彩色藻井,中西风格融合得天衣无缝、相得益彰。

此外,会堂里还有33个以各省、市、自治区和别行政区命名的会议厅,装饰装修尽显浓郁的地方特色,如四川厅的蜀绣和竹器工艺品、湖南厅的湘绣、辽宁厅充满满族风情的大型陶瓷壁画、陕西厅的秦兵马俑摆件、江西厅的精美瓷器、台湾厅的宝岛风光油画等。徜徉其中,仿佛一日飞渡大江南北,跨越长城内外。

国家博物馆——重新开启的宝藏

当你来到北京,真正站在全中国的心脏地带——天安门广场上,面对广场东侧的中国国家博物馆与西侧的人民大会堂时,面对“左祖右社”的象征时,面对建筑的庄严与肃穆时,你通常很难抑制自已对华夏文明的好奇与想像,更难拒绝寻找中华文明精神家园的机会。

国家博物馆收藏着昨日中国的灿烂辉煌。数不胜数的文物精品,每一件都如同携带着历史信息的点点沙粒,铺就了五千年中华文明的漫漫长路,筑成了十三亿华夏儿女的精神家园。

这里有四件文物被誉为镇馆之宝:后母戊鼎,重达832.84千克,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中国先秦时期最重的青铜器,昭显了商代的雄厚国力;四羊方尊,号称最精美的青铜器,集线雕、浮雕、圆雕于一身,纹饰、动物造型生动,外部轮廓优美而充满力度;西汉刘修金缕玉衣,以数千片玉石连缀而成,丝丝缕缕的金线,寄托着西汉诸侯王死后不朽的期盼;唐三彩骑驼乐舞俑,凝固了不同人种同样的快乐表情,映衬着大唐盛世的繁荣与开放。丰富多彩的瓷器也让人目不暇接,宋官窑的优雅,元青花的丰满,明斗彩的绚烂,清粉彩的精致都代表了当时的时代精神,为“CHNA”这个名字的由来作出最好的注解。

这一切,便有如从时光尘埃中走出的老人,他在你面前铺展开一张跨越五千年浩瀚历史长河的古旧地图,地图上每一个地名背后藏着的都是一段段生动的历史:长安,洛阳开封荆州武威,敦煌……在博物馆中那些抽象与现实、简约繁复的陈列品中,你可以找寻的不仅有朝代的更迭,还有人生的际遇与美学的超越。

中山公园——江山社稷之本

中山公园原名社稷坛,是明清皇帝祭祀土地神和五谷神的祭坛,1914年辟为公园,后来为纪念中国革命的伟大先行者孙中山先生,于1928年改名中山公园。

社稷坛位于公园中央,坛中铺着全国各地进贡来的五彩泥土:中黄,东青,南红,西白,北黑,又名五色土,表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五色土后是中山堂,以展览形式记载了孙中山先生在北京的足迹。中山音乐堂掩映在绿树丛中,外部轮廓酷似一架巨大的钢琴。音乐堂的负责人似乎对中国传统音乐元素情有独钟,这里经常举办类似表演。在古祭坛边欣赏一场中国民歌演出或民乐演奏,能让自己的心,跳出中国的节奏。

山公园最美妙的季节是春天,鹅黄的迎春、粉嫩的桃花倒没什么特别,只是北京的小学校热衷于组织学生到中山公园春游,春光明媚的上午,看着叽叽喳喳的小孩子们,蹦跳着风一般掠过身边,鲜艳的衣角仿佛都带着春的气息,让古老的园林焕发了活力。

位于公园东部的来今雨轩茶社是一个品茗怀古的好去处,20世纪20年代,鲁迅、周作人、郑振铎等文化巨匠经常在这里出发,谈笑间,新文化运动风起去涌。最宜初夏时节,坐在茶社竹椅上,被幽幽的槐花清香拥在怀中,肥硕的喜鹊来了又走,留下一串清脆的鸣叫,一阵风吹过,素白的槐花如雪般飘落肩头,一缕夕阳照在故宫端门城楼侧面,令金色的彩绘闪耀出温暖而凝重的光芒,此时此刻、茶、已经不重要了。

劳动人民文化宫——皇帝的祖庙人民的乐园

拜祭祖先是中国人非常重要的文化传统,皇家供奉祖牌位、祭祖的地方称为太庙,位于故宫东侧,自1950年起更名为劳动人民文化宫。

太庙的主体建筑为享殿,红墙与松柏环抱着金碧辉煌、错落有致的飞檐翘角,营造出神秘肃穆的气氛,每逢季首、岁尾或国家有了大事,皇帝都要亲率文武百官来此举行祭祖大典,亲王、功臣也以死后配享太庙为无上荣誉。自从太庙成为劳动人民的乐园,皇帝   家的祖宗牌位纷纷消失得无影无踪,只能从祭祖文化展中一觅影了。1998年9月,来自意大利佛罗伦萨歌剧院在大殿前演出了大型实景歌剧《图兰多》,将这个发生在古老中国的宫廷故事带回了家,才为门前冷落车马稀的太庙带来了短暂的繁荣。

如今劳动人民文化宫已经彻底转变了职能,声乐班、器乐班、绘画班、舞蹈班、高教自考、上岗证辅导……面向各个年龄层次的各类培训班几乎一年四季都在招生,整个文化官成了学习基地。树林深处,有人字正腔圆地朗读英语作品;筒子河边,学员一丝不苟地吊嗓子、练声;林荫路上,刚刚下课的舞蹈学生还在琢磨动作;长凳一头,青年人捧着本书看到入神……浓浓的学习氛围,成就了文化宫的别样风情。

国家大剧院——天安门前的浪漫建筑

国家大剧院位于人民大会堂西侧。建一个国家级的高标准演出剧院是国国人一个埋藏了很久的梦,早在半个世纪前的1958年就已经开始规划,但由于国家财力不足等种种原因,直至2000年才动工,现已建成并投入使用。其内部结构由歌剧院,音乐厅,戏剧场和公共大厅等组成。

国家大剧院采用了法国人安德鲁的设计,外部为钢结构壳体,呈半椭球形,总高度为46.285米。屋面采用钛金属板国原材料,周围环绕人工湖,北侧主入口和其他通道都设在水下。这是一个放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堪称惊世骇俗的设计方案,竟然被置于天安门广场这样一个承载了大量政治和民族信息的平台之上,显示了设计者和决策者的大胆与个性,大剧院建筑充满着法国式的浪漫,充满着对于其所在位置的反叛精神,其支持者形容它是飘浮在水面上的一颗晶莹的珍珠,反对者则说它像个大蛋壳,从空中俯瞰,大概更像个颤巍巍的单面煎鸡蛋。也许它的命运将如同巴黎卢浮宫前的玻璃金字塔一样,在承受质疑很多年后慢慢地被认可,也许它会成为北京城又一个无法愈合的疮疤。谁知道呢?北京已经接纳了太我互不相干建筑元素,再多一个也无妨。而现在,大概只有当大剧院银白色的屋顶反射着绚丽的晚霞,在北京城正中心熠熠闪光的时候,人们才会真正地接受它,喜欢它。

东交民巷、西交民巷——江米巷的前生今世东

交民巷、西交民巷经常被人所提及的,或是被历史记忆的,也许不是作为元代漕运的咽喉重地’也许不是明成祖修紫禁城时把江米巷从中截断的东、西两条胡同,也许不是20世纪初发生在紫禁城畔巷子里的两次大规模运动,这一带首先会让人想到的便是旧中国的使馆区和金融街,也就是那段关于“国中之国”和百年银行的历史。

东交民巷西起天安门广场东路,东至崇文门内大街,全长近3千米。元朝时东交民巷和西交民巷连在一起的那会儿,这里是南粮北运的要地,由南方运抵京城的糯米常在此出售,这里也就形成了米市,由于北方人习惯称糯米为江米,于是巷名也就改称为江米巷了。到了明朝修建棋盘街时,便将江米巷从中截断,分成了东、西两段,也就是东江米巷和西江米巷。而到了清朝时这里是属于正蓝旗的地盘儿,当年不单大清王爷们居住于此重要的中央机关如兵部、吏部、户部、詹事府、翰林院、太医院、钦天监等也设于这一带。鸦片战争之后,这里曾设有作为朝贡贡使雕地的会同馆,因此它的命运也就不得不沦为各国争强行建立的使馆区了。

东交民巷这一带,自从内忧外患的晚清政府签署了《辛丑条约》后,“各使馆境界,以为专与住用之处,并独由使馆管理,中国民人,概不准在界内居住,亦可自行防守……中国国家应允,诸国分应自主,常留兵队,分保使馆”。这就是我们今从当年的老照片上看到的样子了,高高的围墙、有洋人把守的铁门、四周的八个碉堡中式建筑被迫拆毁,区内居民被迫迁出。从此,日本银行、德国医院、英国商店、法国邮局、德国照相馆、天主教教堂等,这一片“国中之国”与旧日的中国街头相对比,便是迥异的繁华和灿烂。

如今走在东交民巷的街头,仍有不少旧日的印记会时不时撞到你眼前。比如花旗银行旧址里那古老的铁栅栏式的电梯,比如圣米厄尔教堂哥特式的彩色玻璃窗,比如现在已成了理发店、小卖部的法国洋行旧址,比如阿东照相馆曾展出的《旧京遗影》摄影展,比如意大利使馆旧址里的路易·艾黎的北京旧居等。

而西交民巷,东起天安门广场,西至北新华街,是京城的一条拥有百年历史的银行老街。提到西交民巷这条金融街的古老历史,先得说说中国首家官办银行,即户部银行。户部银行从1905年起便设在西交民巷,当时主要职能便是推行以银元取代银两,并筹划发行纸币的业务。1909年,中国首次色推出的印有摄政王载沣头像的纸币,就是由大清银行发行的。

新中国成立前这里的银行,外观气派壮美,楼内富丽堂皇。像是设有钟楼的大陆银行,花园式的金城银行,现在辟为中国钱币博物馆的北洋保商银行,还有已成为银行职工宿舍的大清银行旧址等。风云变幻,当年数十家银行随着1928年国民政府的南迁,早已成了“嗣以市面衰落,遂一蹶而一复振”的地方。

如今槐树荫儿遮蔽下的,也只是些门前挂着汉白玉标志牌的零散老建筑,虽然气度仍不失欧式的庄重与典雅。这些老建筑现今大多已为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等办公机构使用。唯有那一辆辆挂着黑色车牌的使馆车,卷着落叶驶过街道绝尘而去时,仿佛能翻起历经百年的岁月沧桑的感慨。时间,的确已涤荡了旧岁太多刻骨铭心的阴云。